24小时咨询电话 24小时咨询电话: 023-63866608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小额诈骗”数额认定问题(5)

作者:周立太官网管理 时间:2020-11-05 热度:

一、问题的提出

  2016年,陈某成立某投资咨询公司,主要经营小额借贷业务,3年时间内,先后向数万人实施放贷、催收行为,扰乱借款人的正常生活秩序,甚至迫使借款人自杀,造成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法院认为,陈某为首的犯罪团体,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符合“恶势力”团伙,以借贷的名义实施小额诈骗,骗得人民币14836万余元,构成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1]。

  所谓“小额诈骗”是指行为人通过欺骗手段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协议,以支付“利息”、“展期费”、“逾期费”、“押金”等名义骗取借款人财产的行为。与前述案例相同,司法实践中对小贷公司实施小额诈骗行为的一般以诈骗罪定罪处罚。而针对诈骗罪犯罪数额的认定,司法机关将除本金外的所有金额包括利息、安装费、服务费等皆认定是诈骗所得。就小额诈骗而言,将其纳入诈骗罪的范畴是具有正当性的,但是,“小额诈骗”涉及范围极广,涉案数额通常都高达几千万甚至上亿,若将涉案金额全部纳入诈骗罪的数额中,行为人的量刑一般都在十年以上,从金融市场发展的角度来看,此种量刑模式对行为人来说会出现量刑过重的问题。不仅如此,法院判决说理时,对小贷公司实施小额诈骗行为数额认定的表述也较为模糊。纵观整个判决书,其仅在事实部分简略地计算行为人实际骗取的金额,在“本院认为”部分更是简单的以“数额较大”、“数额巨大”等字眼取代具体的量刑金额。

  诈骗罪作为数额犯,金额的认定不仅影响行为人的量刑高低问题,还涉及到罪与非罪的问题,数额的正确计算对诈骗罪的定罪量刑尤为重要。然而,司法实务离不开理论支撑,刑事犯罪的定罪量刑离不开具体罪名的犯罪构成及违法性认定。仔细分析诈骗罪的犯罪构成,不难发现行为人的欺骗行为与获取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的财物应当具有因果关系。因此,传统的诈骗罪数额认定方式是否适用于小额诈骗案件?实践中将所有涉案金额都纳入诈骗罪的数额中是否过于草率,现行的“一刀切”的计算模式是否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小贷公司涉嫌诈骗罪时的数额究竟应如何认定?这些问题有必要进一步研究。
   
 二、现行数额认定模式之否定

  司法机关已将“小额诈骗”的运作模式定义为“套路贷”[2],就涉案数额而言,除借款本金外从整体上予以否定性评价,将“虚高债务”和以“利息”“保证金”“中介费”“服务费”“违约金”等名目被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非法占有的财物,均应计入犯罪数额。[3]然而,此种一刀切的金额认定模式不仅完全脱离了诈骗罪的犯罪构成,割裂了诈骗行为与财产损失之间的因果关系,还完全不考虑借款人在借款时的交易意愿,忽视了借款人对借款条件的承诺阻却违法的可能性。

  (一)现行模式脱离了犯罪构成

  认定犯罪的成立与否是从客观不法到主观责任的判断过程,而构成要件是客观不法的存在依据。因此,判断罪与非罪的问题不能离开构成要件符合性的判断[4]。面对个案时,首先要求行为人的行为具备构成要件要素从而符合相应犯罪的客观构成要件,而构成要件符合性的判断不仅是事实的判断,同样是价值的判断。为此,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需严格考察行为人的行为模式,不断往返于事实与法律之间,判断行为人的实行行为是否具有犯罪构成要件的各个要素。

上一篇:没有订立劳动合同,如何证明劳动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
微信 资讯相关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