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咨询电话 24小时咨询电话: 023-63866608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律所资讯 >

《从底层滚出来》 连载(2)

作者:周立太官网管理 时间:2020-06-30 热度:
这一晚,他喝醉了。而醒来,他就是官了!周立太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美美地想了一会儿,一个鲤鱼打挺,弹跳起来,洗涮一下出门了。 跳龙门:一举
  1985年8月,开县司法局决定在开县陈家区组建法律服务所。在王明治的极力推荐下,周立太被破格聘用为该所工作人员。
直到现在,周立太仍说王明治是他的“贵人”。在那个年代,他这样一个没有文凭的人想要走进法律服务队伍,无疑是异想天开。因为当时中国律师制度刚恢复,当律师虽然不需要考试,但必须是国家干部,而周立太只是一个农民。
进城:5000元钱买个官?
8月的一天,周立太挑着简单的行李进城了。他终于结束了一边做农活,一边做“土律师”的日子。
关于城里,周立太向往已久。那该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想象中,城里有楼,有车,还有很大的办公室。在城里工作的人,都应该很容易赚到钱,不会饿肚子,不用喂蚊子,不用种地……还有一条:不用听父母的唠叨。
陈家区(现为长沙镇)法律服务所,设在陈家电影院售票窗口旁的一间房子里,室内只有8平方米,办公设备简陋,只摆了一张床,一张办公桌。
法律服务所一共三个人,所长魏大安,魏大安的儿子魏林和周立太。
周立太来到这里不久,便心生压抑。
魏家父子二人根本不把周立太放在眼里,所长拿公款给老父亲看病,事后再签字同意报销。周立太看不惯,也想不通,一个好端端的法律服务所为什么就成了魏家的?
为了方便自己图谋私利,魏家父子千方百计排挤周立太,希望他离开陈家区法律服务所。眼里揉不进沙子的周立太,不愿这样没有作为地生活下去,决定离开,到开县另一家法律服务所——丰乐区法律服务所去上班。
在陈家区法律服务所工作期间,虽然周立太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但欣慰的是,他在这期间广交了朋友,还组织了同乡会,为以后自己事业的拓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在丰乐区法律服务所,他如鱼得水,业务进展很快,加上他的为人,找他代理的业务接踵而至。丰乐法律服务所因为周立太的到来,很快改变了以前不景气的局面。年底,法律服务所被评为先进所。而周立太本人,却和“先进个人”擦肩而过。不会搞关系的周立太很愤怒,决定离开。
然而哪里都一样。在新就职的汉丰法律服务所服务了一年,在那里,他辛苦付出,年关时所里大聚会,连面条都没请他吃一根。
“我每到一个所,都大力推动了单位的快速发展,他们凭什么坐享其成,还对我这样?难道就因为我不是国家干部的身份,就可以任人宰割?!那么多日日夜夜,我为了充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推敲了多少法律条文,改写了多少诉状!多少个节假日,挤火车,蹲散席,东追西讨!我的付出就那么不值一提吗?我看原因还在于他们素质低下!”回忆初当律师的那些日子,周立太心绪难平。
此时,他原先供职的陈家区法律服务所又向他伸来了“橄榄枝”——希望他重新回来效力。原来,离开了周立太的服务所经营一路下滑,终因竞争不力,几近倒闭。
周立太很想一口回绝。自从离开陈家区法律服务所后,他就没有想过回去。他不屑和魏家父子那样的人打交道。但自己这样东游西荡,也不是个办法。
聪明的周立太想出了一条计策。他提出,如果加入陈家区法律服务所,那魏家父子必须离开,人马由他重新组合。
不久,他进一步设计了一个承包方案:每年上缴司法局5000元,其他一切由他管理和安排,任何人不得干涉。他把想法一条一条写进了合同里。他想如果不这样,以后的日子注定会后患无穷。
这就是周立太常说的“5000块钱买个官”的来历。
没想到司法局很快答应了这个方案。在司法局的压力下,魏家父子不得不黯淡离开。
周立太终于迎来了自己做主的时代。他兴奋莫名,觉得从此可以大干一场了。
从不主动请客、从不喝酒的周立太,决定宴请司法局领导,感谢他们的支持。他端起酒杯向局长王道海敬酒:“我的家族,祖宗三代从来没有人当过什么官,我父亲也只当过生产队的队长,现在我花5000元钱买了一个所长的官做,真要感谢司法局,感谢你的支持,以后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晚上,他一嘴酒气地回家,依然兴奋得手舞足蹈。全家人都奇怪地看着他,这个平时正经八百的人,一时间又跳又叫,不可理喻。长这么大,他第一次有这样怪异的言行举止。
微信 资讯相关案例